噬神诀

编辑:小号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2 03:54:5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噬神诀》 - 噬神诀简介 七界之外——天之都翼神族是谁一手建成发展壮大? 冥界作为七界中最为神秘的一界,竟是他在幕后掌控! 七界又该擦出什么样的火花? 就让我们随着帝云天的脚步走进《噬神诀》来揭晓一切谜团!
中文名
弈天  
类    别
东方玄幻
作    者
弈天  
更新时间
2010-02-11

噬神诀噬神诀简介

编辑
七界之外——天之都翼神族是谁一手建成发展壮大?冥界作为七界中最为神秘的一界,竟是他在幕后掌控!七界又该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就让我们随着帝云天的脚步走进《噬神诀》来揭晓一切谜团!

噬神诀第一章偶入道界

编辑
冷瑟的秋风吹得树上的叶子哗哗作响。站在光秃秃的小山丘上更显出他那单薄的身躯和孤独的身影,看起来十四五岁的样子。
他眼望着天空,眼中噙着泪水,他心里一直有一个问号,为什么别人就可以享受到父母的关爱,而自己却要忍受着被父母丢弃的痛苦,都说天下只有妈妈好,可怜天下父母心,可谁有知道子女的心,有的父母只在乎自己,却一直忽视自己孩子的感受,就算再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也不可以丢弃自己的孩子啊!
他想到这里,压积在心里多年的痛苦和悲愤再也忍不住的激发了出来,仰天长啸:"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爹娘,你们为什么如此的狠心弃我而不顾,我恨你们!老天爷,你为何对我如此的不公,你算什么,我的命运怎么可以让你来掌控,我恨这个世界,我恨这个世界的一切!"他那瘦弱的身躯再也无法承受这残酷的现实,说完带着无尽的忧伤昏了过去.
小男孩昏迷不久,远处就走来一对男女,他们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男的穿了一身蓝色的长袍,女的穿了一身紫色的纱衣,两人手里各持有一把宝剑,有说有笑的向着刚才刚才因伤心过度而昏迷不醒的小男孩走去。
在经过小男孩的边上时,那女的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看了看那小男孩的位置停了下来拉住那男道士的衣角说:"风哥,你看那有个小男孩."说着另一只手指向一边的小男孩.那男的"哦"了一声头转向了那一边看到了那男孩。
走到了男孩的边上蹲了下来,右手抓起男孩的手脘,像是在诊脉,查看了一会儿说:"没什么,只是伤心过度昏了过去."女的说:"奇怪这荒山野岭也没什么人家,这小男孩怎么会晕倒在这呢?"男的说:"这还用问吗,肯定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女道士说:"那我们把他带回去吧,总不能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吧,这山里豺狼虎豹这么多."那男的说:"也好."说完便抱起男孩和那女道士御剑射向空中,不久便失去了踪影.
"呃,这是哪儿啊,我怎么会在这儿?"一间房子里的一张床上躺着原先的小男孩,他缓缓地睁开双眼说道,他并没有露出恐惧的状态,因为他并不觉得恐惧,他认为自己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自己死都无所谓了,还会害怕什么呢?
"啊,你醒啦!爹娘,你们快来,你们救回来的小男孩他醒了."门口在那小男孩醒来之际走进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带着一副惊喜的口吻说道.
女孩三步并两步很快地走到小男孩的床边笑着说道:"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为什么会昏倒在山上啊,你家住哪啊,你家有没什么好玩的啊?"
"呃"小男孩刚张口欲答,门外又走来一对男女,就是上次救小男孩的那对男女,原来他们是夫妻,还生育了个女孩,也就是前面那女孩.
男的说:"好了好了,湘儿,别闹了,让为父问几个问题."说完就走到小男孩的床边坐下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为何孤身一人晕倒在山上呢,你的家人呢?"
小男孩听提到他的家人,他心里的悲伤之情又油然而生,忍不住的又流出了眼泪.
那女的见状就上前安慰说:"小朋友,你有什么苦,不妨说出来,让我们为你一起分担分担,但如果你不说,我们也不为难你."
小男孩听后很感动,大家素昧平生,能做到这样已经仁至义尽了,更何况他们刚刚还救了自己一命,所以也不想有什么隐瞒,就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话说一半一旁的小女孩也就是湘儿忍不住地大笑:"哈哈,笑死我了,这世上居然还有人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哈哈,笑死人了,哈哈."
男的叱喝湘儿道:"闭嘴,一点规矩都不懂,成何体统,小朋友,别理她,你继续说."
湘儿嘟着嘴还铮铮有词的说:"本来就是嘛."
那男的气得不知说什么好,就手指着湘儿,你,你,你,你了半天.
女的见状连忙出来打圆场:"湘儿,你少说两句,孩子,你继续说."
男孩说:"是,因为我在家排行老七,所以大家都叫我小七,我在我十岁的时候,就被家人丢弃,如今以整整五年了,那次在山上就是因为想家才晕倒在山上的"说到这里男孩又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那女的叹息道:"哎,苦命的孩子啊!"
湘儿忽然狠声道:“可恶天下竟有如此混蛋的父母,要是让我碰到了,我非……”紧了紧拳头,咬牙切齿:“爹娘你们可一定要收留他!”
男的说:"当然,你不说我也会收留他的,孩子,你愿意留下来吗,我可以收你为义子."
男孩此时已经哭得一塌糊涂,跪了下来叫了声义父、义母,当然还有一个义姐啦!
男的笑着扶起了小男孩说:“孩子,从今往后,我们就是你的亲人,不要再去想以前的那些不开心的事了,啊?我们家姓帝,是一家修真门户,原为修真界第一大派融天门的弟子,后出来云游四海,时间久了,便倦了,就找了这么个山明水秀的地方来定居,嗯,算来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回去了,我叫帝凌风,你义母叫柳秋荷,她呢,叫帝云湘,你以后就叫帝云天吧!时间也差不多了,你就先休息吧,明天还要跟你说很多事呢!”说完就领着其他人离开了。
帝云天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事,今天发生了太多事,而且也太突然了,他怎么也没法接受这个事实,一个刚刚认识一天还不到的人会对自己那么好,而自己的亲生的父母却抛弃自己远离自己,他现在真的很难搞懂,这到底是为什么,自己的父母怎么会这么残忍,他有时也会想,父母会不会因为丢弃自己而悲伤呢?想着想着带着一天的疲惫进入了梦乡
"咚咚咚喂,帝云天,起床啦!喂喂喂,臭小子,别再睡懒觉,快起来,陪我去上山啦!咚咚咚"帝云天门外老远就传来震耳欲聋的敲门声.
"哎呀,你烦不烦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帝云天在房间里头上盖着被子,很不耐烦的说道.转眼间,小云天已经在帝凌风这半年了,因为这家人都是修真人士,所以帝云天也会跟着他们一起修炼,以前单薄的身体也健壮了不少,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显得英气勃发,说到修真,帝云天在这上极有天赋,仅仅半年也已接近帝云湘的修为了,不出半年就能超越帝云湘,在这上,帝凌风可是有很多的感慨,'秋荷啊,我们算是捡到宝了,你看天儿他,才短短的半年就小有成就,照这样下去,升仙有望啊,呵呵.

噬神诀第二章无心施救

编辑
"臭小子,你快给我起来,否则我要你好看,咚咚咚"帝云湘看帝云天还没有要起来的意思,又是一阵死敲.
"啊,天啊,照这样下去,我非疯了不可,这半年来,天天是这样,这几天由于爹娘去参加那个什么修真界的大会,更是变本加厉,天还没亮,就把人吵醒,哎,没办法了,只好这样了"说着打开后窗,跳窗而去,走到另一处墙角,瞄了一下门口,那女人还在门口鬼哭狼嚎"哈哈,你就在那慢慢叫吧,我先走啦,哈哈"随后扬长而去.远处隐隐听到远处:"帝云天,你这个臭小子给我出来,呀呀,你再不出来,我可要破门而入咯!我进去你可有的苦头吃咯,呀,啊,该死,没事你干嘛在门上加禁制啊"
帝家在一座叫空云的山上,而此时帝云天正躺在这座山的顶峰,眼望着星空,想着这半年来的点点滴滴,这半年是自己以前从没想过生活,有了亲人不说,还能修炼法术,将来说不定还能得道升仙,呵呵,升仙……"想着,眼神迷离又睡过去了.
"该死,帝云天,你给我开门,啊"帝云湘还在帝云天的门口,可能是累了,此时正坐在门口.
"湘儿,天还这么早,你不在房里睡觉,跑到天儿这干什么来了?”远处两点星光转瞬及至,正是去开修真大会的帝凌风夫妇,说话的是帝凌风。
帝云湘听到这声音,原本无精打采的又变成了精力充沛了,冲到柳秋荷的怀里兴奋的说道:“娘,女儿很想您呢!”
柳秋荷宠溺的抚摸着帝云湘的头微笑道:“娘又何时不想你呢!”
帝凌风见状大笑道:“闺女,你就想你娘,不想你爹吗?”
帝云湘离开柳秋荷的怀抱拉着帝凌风的衣袖摇啊摇的说道:“怎么会呢!爹,女儿也很想您啊,每天想您想的茶不思饭不想呢!”
帝凌风笑道:“得了吧!,不过这话我爱听,湘儿啊,说说你为什么会在这吧!”
帝云湘眼珠转了几圈说道:“这个,呃……哦,我,我是给天弟守门的!”
帝凌风皱着眉头疑惑道:“为什么呢?”
帝云湘想了一会儿说道:“这个爹啊,你也知道这些天,妖魔猖獗,我怕天弟他着了这些妖魔的道,所以在这给他守着门,好让他睡个安稳觉啊!”
帝凌风双手背后弯下腰看着帝云湘笑着说道:“哟,这么说,你还值得表扬啰!”
帝云湘居然还理直气壮地说:“那是当然啦,爹娘不在,我这个做姐姐的当然要保护好弟弟咯!”
帝凌风直起腰笑道:“秋荷啊!咱的闺女啥时候变的这么有才能啦,都可以无中生有,把死的都能说成活的了!真了不起啊!”
帝云湘听到这话,俏脸通红,拽住柳秋荷的手臂撒娇道:“娘~!您看爹他,讨厌!”帝凌天听着大笑道:“哈哈哈,好了好了,爹跟你开玩笑呢!对了,你在天儿门口傻坐着干嘛!为什么不进去?”
帝云湘说:“天弟他没让我进去,我怎么能进去呢!”
帝凌风笑道:“哈!你会那么有礼貌?今天这是怎么啦,若是平时你恐怕早冲进去了吧!
帝云湘傻笑地低下了头。帝凌风看在眼里,“呵呵”笑了几声,走到帝云天的房间门口,想进去看看,当走到门口准备敲门时,他停止了动作,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嘴角微微上翘,不过眼神中还是流露出一丝惊讶,柳秋荷看到帝凌风呆站在门口不敲门,便上前去,当她走到帝凌风的身边时,顿时脸色一变道:“风哥,这是……”
帝凌风神色重新恢复了正常:“感觉到了吧!这是一个防御禁制,从这上面来看应该是玄武大阵,在外面又加了一个隐藏禁制,而这玄武大阵是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所以这肯定是天儿设的,从这上来看,天儿又跨越了一大步啊!已经真正超过湘儿了,没想到天儿的进步竟如此神速!湘儿啊,我平时让你多努力,你全当作耳旁风,现在舒服了吧?嗯?”
帝云湘辩解:“哪有啊!我平时很努力呢!”
帝凌风闻之便故意挖苦道:“哦~,那就是资质太差啊!”
帝云湘狡猾的一笑故意叹息道:“看来还真是资质不好呢!有句老话说得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都是遗传啊!都说女儿像父亲,现在女儿的资质不好,是不是跟爹有关呢?”
帝凌风顿时语塞,支支吾吾“这,这,这...”这了半天也没这出什么来。
柳秋荷见这对父女俩这样,轻笑一声便来打圆场:“好啦,好啦,看你们父女俩,说不来几句话,就要吵,真是的!”
帝凌风用手挠挠头“嘿嘿”傻笑了几声,心里却暗道“这小丫头,嘴皮功夫越来越厉害,居然把我给忽悠得一愣一愣的,不过,话说回来,这小丫头片子,说的还有那么点意思哦。”当然想归想,嘴上还是扯开了话题:“嗯?天儿去哪儿啦?刚才在他门口,明显没感觉到他的气息啊,奇怪……”说着,还故作思考状。
帝云湘在听到帝凌风的话后,脸色一变,原本还算晴朗的“天空”,瞬间变得阴沉起来,咬牙切齿无情的折断了手中的一根树枝,心里阴狠的念到“帝云天啊帝云天,你小子敢耍我,我说呢,里面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原来早溜走了啊,我还白痴似的叫空门,丫丫的,看你回来,我不宰了你……”
空云山顶
帝云天突然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硬是把他从“仙界”拉倒了空云山上,转醒过来,坐了起来,双臂抱膝皱着眉头莫名其妙的想着“奇怪,这刚入秋,天还不是很冷,再说自己还是修真之体,怎么会打寒颤呢,真是见鬼了。”想完摇了摇头喳喳嘴躺下想再续仙界梦,刚闭上眼睛,远处就传来一阵不似人声的惨叫声。帝云天猛得睁开双眼,眼中精光一闪,腾得站起身来,毫无预兆的消失在黑暗中。
在刚才惨叫声旁边的一棵大树上,一个身穿浅蓝色长袍看起来十六七岁的男孩正坐在树杆上,没错,正是刚才消失的帝云天,此时他正注视着下方。
下面的情况是一群红色的蟒蛇围着一只看似小狗的生物,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它,绝对不是只狗,因为它有一身银黑而又亮泽的毛发,虽然此时有些狼狈,但也不能掩饰那毛发的漂亮程度,更突出的是头上有一对似龙角的角。
“小家伙,快把东西交出来,否则的话,嘿嘿,你应该知道后果吧!”那群蟒蛇中一条最粗的,应该是这群蛇的首领,吐了吐细长分叉的舌头口吐人言道。
那小家伙,咱先称之为小狗吧,至少现在在帝云天的心里已经认它是狗了。小狗听了那首领的话,不以为杵,昂着头,显得很高傲。
那首领见状,气得“哼”了一声道:“好,你有种,兄弟们给我打。”那些蛇小弟接到老大的命令,立刻扑了上去。
见到小狗那样,威武不屈,帝云天倒是很欣赏,决定帮帮它,“嗖”得一声从树上跳了下来落到了那群蛇的旁边。
帝云天的突然出现,众兽皆是一怔,不过也是是须臾之间,那蛇首领道:“哪来的人类小子,敢到我的地头上来,找死啊。”
帝云天“哈哈”笑道:“这帝家空云山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地头啦?废话少说,妖孽,放了那小家伙,我今天倒可以饶了你们这条小命。”
那群蛇像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哈哈大笑,蛇首领说:“兄弟们听到了吧,这小子说什么?帝家空云山?还说要饶了我们,嗯,兄弟们还没吃早饭,这送上门来的美餐,不要白不要啊,兄弟们,上吧!”后来,那群蛇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流着口水,眼睛里闪闪发光,就好像帝云天此时已经一盘美食了。
就在它们即将靠近帝云天时,他动了,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三尺蓝光闪闪的长剑,身体化为一道虚影,剑光连闪,已经冲到了小狗的前面,蛇首领的后面,手微张,长剑已凭空消失了,帝云天嘴角上翘,眼中露出一丝精光,随即内敛,“哼”了一声:“早提醒过你了,这就是,孤陋寡闻,不自量力的后果。”
那蛇首领此时瞪大了眼睛,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和恐惧:“这……这这怎么可能!”说完,身体就化成了粉末,消散在空气中
词条标签: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