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红藏獒

编辑:小号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4 17:33:13
编辑 锁定
2010年11月,一位大连商人豪掷1580多万,以创纪录的价格在山西大同购得一只纯种红獒带回大连。这一“转会”消 息传出后,整个藏獒业界引起震动,国内外媒体趋之若鹜。从此,本市认识和喜爱藏獒的人与日增多,加入该行业的人更是成倍增长。在利益的驱使下,部分养獒者 通过杂交藏獒的方式骗取暴利。
中文名
纯红藏獒
时    间
2010年11月
事    件
一位大连商人豪掷1580多万
结    果
购得一只纯种红獒带回大连

纯红藏獒千万圆红獒

编辑
2011年3月,大连藏獒协会成立,李瑞宏担任会长,成为拥有七十余名正式会员的团体带头人。早在2010年,他曾豪掷1580余万元,在山西大同以全国最高的藏獒购买成交价,买回了一只纯种红獒,并取名“江山一片红”。
李瑞宏的举动在藏獒业界一石激起千层浪,甚至连美国、日本、韩国、俄罗斯等多国媒体都争相报道。而“江山一片红”也一夜间为国内业界人皆知,这 只未经过任何外血杂交的红獒,一时间成为养獒业的最高层次代表。“我看见它时,它的原主人丢了一块冷馒头在地上,它跑过去嘴一叼,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李瑞宏说当时之所以当机立断买下“江山一片红”,除了品相优良,更因为这一举动说明它的骨量和体型不是通过“填鸭”方式催出来的,而是具有与生俱来的獒 性。

纯红藏獒獒园增长

编辑
李瑞宏养獒已近二十年,一次朋友的意外遭遇让他感慨颇深——这位朋友平时爱好收藏古玩、名表,家中养了三只藏獒。可一天其家中被盗损失惨重,三只藏獒却未对此做出任何反应。“养獒不能养丢了獒性。”李瑞宏说这一点也正是他对市场现状的担忧。
据李瑞宏介绍,作为大型犬,藏獒一般不会在繁华市区内出现,而是集中分布在大连市内部分距人烟至少两公里外的地区和旅顺、金州及北三市等地,所 饲养的獒种五系俱全。本市注册的大小獒园共167家,业内从业人员约3500人,相较于1997年养獒行业刚进入大连时的11家獒园、不到20名从 业人员,獒园和从业人员的数量分别翻增了近16倍和180倍。“这还不包括个别私人饲养和少部分未注册的饲养园。 ”
尽管如此,本市现有的近1700只藏獒中,真正纯种的只有不到200只。“像‘江山’这样的优良品种更是可遇不可求,不少獒园里的藏獒已经丧失了獒性。”李瑞宏说这是他和一群爱獒人创办协会的初衷,他想以自己培育纯种藏獒的做法影响更多人。

纯红藏獒藏獒杂交

编辑
“养獒就养纯种獒。 ”李瑞宏说这是大连藏獒协会的最高理想和奋斗目标。而实际上,包括大连在内的全国各地,都活跃着一批以养獒为生的“生意人”,为牟利已经不择手段,“严重点说,对獒种是一种破坏。 ”
部分养獒者会从繁育上动歪脑筋,用藏獒和圣伯纳、马士提夫等杂交来代替纯种藏獒,从而把外血基因带入。这种做法虽能在外形上带来某些夸张变化,但使藏獒凶猛但忠于主人的个性慢慢消失。
而刚入行的人对獒界不了解,对獒的习性也缺乏分辨力,往往只是急于买到好獒,不惜重金。但时间一久或者遇到真正行家就会发现自己买的不过是赝品。
另外,部分人对灰獒的推崇其实也是误区。李瑞宏说灰獒并不算是藏獒的一个品种,因为灰色的獒只不过是基因突变造成的结果,就像人类的白化病。基 因很不稳定且不能遗传。但不少人以此炒作从中牟利,实际上灰獒的出现并非传闻中的那样难得,甚至在业内人士眼中,还会因其不具备基因遗传能力而被“嫌 弃”。

纯红藏獒藏獒品种

编辑
2010年5月20日,农业部发布一道新农业行业标准。针对一(原)代藏獒[1]  的登记,该标准规定,对体形外貌特征符合标准,但系谱不详的藏獒进行登记。登记工作都可在犬展等组织活动中或獒园内开展,登记时必须有2名以上专业审查员参与。
针对藏獒血统证明,标准规定公母种獒配种后,填写《藏獒配种证明》,并经公母种獒獒主签字和配种照片作为依据。登记人员根据《藏獒配种证明》和 有效配种照片,在獒主协助下给50日龄-90日龄幼獒进行登记和埋植芯片,填写《藏獒血统证书申请表》。国家畜牧行业组织依据申请表、埋植芯片和品种登记 资料颁发血统证书。[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生物物种 生物 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