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寄峤

编辑:小号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22 07:59:13
编辑 锁定
郭寄峤(1899-1998),中华民国高级将领,原名光霱,安徽合肥人,原籍舒城县桃溪镇保定军校第九期炮兵科毕业。历任东北军和国民革命军排、连、营、团、师、军长、总司令等。1938年任第一战区长官部参谋长,兼陆军第九军军长,乃兼第二战区前敌总司令部参谋长。1942年至1943年任重庆卫戍副总司令。1944年秋调任汉中警备司令。后任第一、第五、第八各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参谋长(并多次兼代理司令长官职务),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西北行营副主任及兼代主任,代理新疆省政府主席,国防部参谋次长,兼代理国民政府主席西北行辕副主任,代理西北军政长官兼甘肃省政府主席(1949年秋),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台湾“总统府国防会议(国家安全会议前身)秘书长”,“国防部部长”,“蒙藏委员会委员长”,“总统府国策顾问”等职。陆军二级上将军衔,青天白日勋章获得者。
中文名
郭寄峤
国    籍
中国
民    族
出生地
安徽合肥
出生日期
1902年10月15日
逝世日期
1998年7月25日
职    业
国防部长
毕业院校
国防大学
代表作品
《边疆政策之研究》、《边疆与国防》

郭寄峤个人信息

编辑
郭寄峤(1899~1998),原名光霱,安徽合肥人,原籍舒城县桃溪镇,陆军二级上将军衔。

郭寄峤简介

编辑

郭寄峤早年

郭寄峤小学毕业后,本已考入本县中学,但终因兄弟多学膳费高而停学,转赴北京考军校。1917年,郭寄峤进入清河陆军第一预备军官学校,两年后分发至边防军第一师炮兵团及西北边防军第二混成旅炮营实习。1921年,郭寄峤升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为第九期炮兵科,1923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以后的戎马生涯中,郭寄峤曾先后上陆军大学、国防大学将官班继续深造。
郭寄峤与卫立煌是同乡。卫立煌在陆军大学特别班第一期毕业后,深
郭寄峤 郭寄峤
感自己未受系统军事基础之教育,故一再邀请同乡郭氏与其合作共事。郭寄峤自1931年2月到卫部,直到1942年春调职,一直任卫部参谋长,随卫的升迁而升迁,对卫的军事指挥影响极大。1936年12月9日,郭寄峤和卫立煌到西安,拟参加蒋介石召集的督促张学良杨虎城“围剿”红军的会议。12日晨,郭寄峤在西京招待所与陈诚陈调元蒋作宾蒋鼎文、龚运阳等一同被捕(软禁),延至27日始获释登机去南京。郭氏后来把“西安事变”发生的原因归纳为两点:一、东北军入关后待遇低未受到重视,对“中央”不满;二、朱毛红军在陕甘宁地区面临北西南之围而东渡黄河必败无疑,故决定对西安的张学良、杨虎城进行统战,而统战又获得了成效。抗战爆发,国共合作局面形成后,郭寄峤和朱德彭德怀在共同抗日中闲谈时,曾不止一次研讨过“西安事变”的前因后果。

郭寄峤七七事变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中国对日宣战,郭寄峤先后任第十四集团军参谋长和第一、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长,亦曾任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兼前敌总司令部参谋长,全力辅佐卫立煌率部对日作战。
卫立煌、郭寄峤到山西指挥的第一个大战役就是忻口战役忻口会战是抗战初期三大会战(上海会战、忻口会战、台儿庄会战)之一,自10月上旬至11月上旬将近一个月时间里,共歼灭日军板垣师团等主力部队三四万人,为中方调整兵力、重新部
忻口会战中我军炮兵阵地 忻口会战中我军炮兵阵地
署对日作战赢得了时间。当时属第二战区序列的八路军取得平型关大捷、夜袭阳明堡机场的胜利,有力地配合了国民党友军的作战。
从1937年底至1942年春,郭寄峤在中条山太行山一带与敌对垒,坚持了四五年,阻止了侵略军西进和强渡黄河的企图。1939年,卫立煌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郭寄峤兼任参谋长。这一时期的防御战,郭寄峤根据敌我双方装备悬殊的实际,重点组织各部队构筑工事,建立侧防交叉火力网,诱敌入山再围而歼之,居然屡屡奏效。敌人虽多次由孟津渑池陕县一带强渡黄河,但都分别被击退。郭寄峤还特别抓了电报电码的变密事宜,尽量不使敌方有破译的可能,而又频频从敌方的广播和电台中获取可资利用的情报。
1945年8月,日本投降。9月,郭寄峤以第八战区代理司令长官兼新疆省主席及警备总司令的身份,整集残军,驻防边疆。其间有人赋诗赞曰:“百尺雄关万里墙,祁连山势压沙场。男儿未觉西征远,更嘱天山侍道旁。”

郭寄峤个人著作

编辑
郭寄峤历年文稿主要收入《寄庵论丛》中。他晚年著有《边疆政策之研究》、《边疆与国防》、《我国历代边疆地区各民族之迁徙与衍化》等书,对民族问题、边疆问题做了一些有益的研究,主张民族团结,反对分裂,有独到的见解。台湾近代中国出版社1993年出版了《郭寄峤先生访问纪录》。郭寄峤归纳他的思想性格为信仰“岳武穆文官不贪财、武官不怕死”,“乡贤包青天(拯)维护正义、明辨是非善恶、不阿不屈、择善固执”,“处人坦诚信,重然诺,反贪污,喜研国学书法,好运动骑善”等。

郭寄峤生平要职

编辑
1929年任第45师参议。
1937年11月6日至1940年任第9军军长。其间193
国民党第一战区部队在中条山作战。 国民党第一战区部队在中条山作战。
8年兼任第14集团军参谋长。
1942年至1943年任重庆卫戍副总司令。
1944年7月20日任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
1945年2月11日任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
1946年1月出任军事委员会西北行营副主任,旋任国防部参谋次长。嗣后至1949年任甘肃省政府主席兼西北军政副长官。来台湾后历任东南军政长官公署副长官、国防部参谋次长、国防部长、行政院政务委员、国策顾问等职。

郭寄峤个人影响

编辑
郭寄峤历任排、连、营、团、师、军长、总司令及旅师军部军团总司令部各级参谋长等职务。曾参加北伐、剿共诸战役及转战河南、河北诸会战。抗日战争爆发当年忻口之役,郭
青天白日勋章 青天白日勋章
氏歼灭敌军板垣兵团大部,使华北得以从容布置军事。1938年至1940年间,郭氏率部扼守中条山太行山之间,击退敌军13次猛攻,均获致重大战果。1944年,参加豫西陕东诸战役,粉碎日军西进迷梦,卓著功绩。1945年秋,新疆匪乱,迪化危急,孤军驰往,平定乱事。1946年9月获颁青天白日勋章,1948年春,共军进扰陇东,窥伺西安,与共军彭德怀部激战,歼敌5万人,造成著名之陇东大捷。1950年4月,负责指挥舟山转进部队15余万国军来台,并在中华民国中央政府来台初期,稳定军政体系,度过当时不安的军事政局。

郭寄峤望原会战

编辑

郭寄峤六六战役

六六战役”过后不到半年,蒋介石下令,将李家钰的47军(47军在六六战役中担任中条山东、北两面阻击敌援军的任务),升格为36集团军,调出中条山,这就使原本兵力不足的第四集团军更加捉襟见肘。但孙蔚如从维护抗日大局出发,并未提出异议,只是对中条山的防务重新做了一番部署,战术上也作了调整,由死守改为灵活机动的协防作战。
此时,由于中日双方在战场上的胶着状态,中国军队的顽强
郭寄峤 郭寄峤
抗击已使日本侵略者的野心有所收敛。新任日本首相坂垣抛出了他的“坂垣停战线”,其中划定日军在夺取陇上重镇兰州后即不再西进。而欲取兰州,仍须跨过黄河占领陕西,因此,中条山仍是日军必夺之地。
1940年4月,日军向中条山发动了新一轮大扫荡。这场后来被称为“望原会战”的战事是第四集团军与日寇的又一次“生死对弈”。日军的扫荡是从中条山中部突破,沿张茅大道直取茅津渡。这次的规模仅次于“六六战役”。孙蔚如事先也得到敌军的情报,经过与参谋长陈子坚、秘书长李百川以及赵寿山李兴中等将军磋商后,决定采取诱敌深入的策略,将日军诱至平陆东部的望原一带,设伏兵以击之。然而,正当中国军队布好口袋阵准备围歼日军时,一战区参谋长郭寄峤从洛阳打来电话。孙蔚如唯恐郭的电话会打乱部署(此前已有这等先例),故而不接电话。郭寄峤又打给赵寿山,说:“望原你们是守不住的。你们应当带部队绕到敌后,在同蒲线上作战。”
赵寿山说:“望原是中条山的心脏,望原丢了,敌人就会举兵过黄河。”
郭寄峤说:“那你要是守不住怎么办?”
赵寿山说:“你给卫长官说,守不住望原,砍下我赵寿山的头扔进黄河!”
4月17日,中国军队有意识地边打边退,直到把日军主力诱至望原。

郭寄峤主战场

望原会战的主战场在望原、淹底两个山头,两山
赵寿山 赵寿山
之间有一道深沟,沟底是一条宽约30多米的小河——洗耳河。4月19日清晨,中条山下突然涌来一股巨大的寒流(俗称倒春寒),雨雪交加,狂风怒号,碗口粗的大树被连根拔起。赵寿山趁风雪之夜,调动前线各部兵力,分四路猛攻日军,一夜间将望原周围的鬼子打得狼狈逃窜,收复了大部分被日军占领的村落。
4月21日,日军从望原以北的张店据点扑向李振西防守的望原高地。李振西将一个炮兵营摆在半山腰,将5个步兵营排列在炮兵两侧,每隔三五步便有一挺重机枪,形成一条钢铁防线,在三日之内连续打退了敌人的几十次进攻。在战争最危急时,铁血虎将李振西对一营营长殷义盛(共产党员)说:“鬼子来势汹汹,你马上给我抽出100名不怕死的后生,每人发一箱手榴弹,冲下山去,收拾小鬼子!这边我用炮火掩护。”
殷义盛迅速挑出100名精壮后生。100条汉子齐声怒吼:“杀敌报国,在此一举!”在炮火的掩护下,殷营长奋勇当先,100条陕西汉子呐喊着冲下山去,趟过洗耳河,冲入敌阵,一排排手榴弹炸起漫天烟雾……日军全线溃退,而我百名敢死队员也多半阵亡……
25日,中国军队各路人马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占领了中条山东部的山头,对日军形成包围之势……战马嘶鸣,刀光闪烁,望原会战打得昏天暗地,日军半数以上被击毙……望原会战持续数十日,以中国军队大捷而结束!

郭寄峤其他相关

编辑
郭寄峤擅长指挥大兵团作战,曾扬威于抗战中,当时有“第一参谋长”之誉。曾担任过卫立煌秘书的赵荣声在《回忆卫立煌先生》一书中写道:
……桌上放了四五部电话机,堆着盈尺的电报、公文。郭寄峤每天上午八点上班,除掉中间回家吃两顿饭,一直忙到夜晚十一二点,一手握着电话机听汇报,一手拿着一杆寸楷毛笔批公文,批完了随手扔到地下,旁边就有一个副官恭恭敬敬地蹲下去拾取。下级人员有什么事情来请示,郭寄峤一手握着电话机不放,一手握着毛笔不放,简单明了地向来谒者答复几句,不一定都合理,但和当时别处许许多多糊里糊涂的国民党军官和参谋人员比较,的确表现得强干,高人一筹。蒋介石在武功军事会议上当众表扬他为“标准参谋长”,使他从此身价十倍,顾祝同陈诚闻之也另眼相看,叙起保定同学的关系,都试图把他挖到他们的身边当参谋长。卫立煌正因为有这么样一个能干的参谋长代他管事,他自己就不致陷于十分繁重的事务当中去了。
台湾前参谋总长郝柏村上将是郭寄峤的女婿。
1998年,郭寄峤以97岁高龄在台湾病故。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词条标签:
政治人物 官员 人物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