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

编辑:小号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2 21:19:57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典藏版)》作者以饱满的爱国热情,讴歌了历朝保卫和振兴祖国的英雄人物,鞭挞和抨击了历代统治阶级的凶残、荒淫和伪善,还以较大篇幅描绘出旧中国政治黑暗,战乱频仍,民不聊生的惨烈图景。《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典藏版)》在记述历朝史事和人物时,显现了许多宝贵的历史经验,对资治平乱、休养生息、治学为政之道,书中均有精彩的阐发和独到的见解,给读者带来丰厚的教益与启示。因此,《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典藏版)》是一部进行中国历史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的重要历史资料。
书    名
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
出版社
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安徽人民出版社
页    数
149页
开    本
16
品    牌
安徽人民出版社
作    者
蔡东藩
出版日期
2010年4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212037963, 7212037966

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基本介绍

编辑

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内容简介

《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典藏版)》是由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

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作者简介

蔡东藩(1877-1945),名郕,字椿寿,号东藩,萧山临浦镇人。光绪十七年(1891)中秀才。宣统元年(1909)中省优贡生。1910年朝考以优入选,翌年春赴福建以知县候补。辛亥革命后,应好友之邀,到上海会文堂新记书局任编辑,修撰《高等小学论说文范》、《中等新论说文范》、《清史概论》等书。从1916年至1926年的十年间,蔡东藩写成历朝通俗通义,有《前汉通俗演义》、《后汉通俗演义》、《两晋通俗演义》、《南北史通俗演义》、《唐史通俗演义》、《五代史通俗演义》、《宋史通俗演义》、《元史通俗演义》、《明史通俗演义》、《清史通俗演义》、《民国通俗演义》(部分)。全书共1040回、600余万字,记述了从公元前221年到公元1920年间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历史人物。该书在史料上遵循“以正史为经,务求确凿,以轶闻为纬,不尚虚诬”的原则;在体裁上突出“文以栽事,即以道情”的特点,并且自写正文,自写批注,自写评述。

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图书目录

编辑
第一回 上弹章劾佞无功 信俭言立储背约
  第二回 争位弄兵藩王两败 挟私报怨善类一空
  第三回 隆孝养迭呈册宝 泄逆谋立正典刑
  第四回 满恶贯奸相伏冥诛 进良言直臣邀主眷
  第五回 集党羽显行弑逆 扈銮跸横肆奸淫
  第六回 正刑戮众恶骈诛 纵奸盗百官抗议
  第七回 众大臣联衔入奏 老平章嫉俗辞官
  第八回 信佛法反促寿征 迎藩王入承大统
  第九回 大明殿称尊颁敕 太平王杀敌建功
  第十回 人长城北军败溃 援大都爵帅驰归
  第十一回 倒剌沙奉宝出降 泰定后别州安置
  第十二回 四女酬庸同时厘降 二使劝进克日登基
  第十三回 中逆谋途次暴崩 得御宝驰回御极
  第十四回 怀妒谋毒死故后 立储君惊遇冤魂
  第十五回 平全滇诸将班师 避大内皇儿寄养
  第十六回得新怀旧人面重逢 纳后为妃天伦志异
  第十七回 正官方廷臣会议 遵顾命皇侄承宗
  第十八回 迎嗣皇权相怀疑 遭冥谴太师病逝
  第十九回 履尊择配后族蒙恩 犯阙称兵豪宗覆祀
  第二十回 辱谏官特权停科举 尊太后变例晋徽称
  第二十一回 妨功害能淫威震主 竭忠报国大义灭亲
  第二十二回 逐太后兼及孤儿 用贤相并征名士
  第二十三回 宠女侍僭加后服 闻母教才罢弹章
  第二十四回 治黄河石人开眼 聚红巾群盗扬镳
  第二十五回 失军心河上弃师 逐盗魁徐州告捷
  第二十六回 番僧授术天子宣淫 嬖侍擅权丞相受祸
  第二十七回 朱元璋濠南起义 董搏霄河北捐躯
  第二十八回 扫强虏志决身歼 弑故主行凶逞暴
  第二十九回 阻内禅左相得罪 人大都逆臣伏诛
  第三十回 群寇荡平明祖即位 顺帝出走元史告终

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文摘

编辑
参议中书省事乞失监,素谄事铁木迭儿,至是倚势鬻官,被台臣劾奏,坐罪当杖,他即密求铁木迭儿到太后处说情。太后召太子人见,命赦乞失监杖刑。太子不可,太后复命改杖为笞。太子道:“法律为天下公器,若稍自徇私,改重从轻,如何能正天下!”卒不从太后言,杖责了案。
  徽政院使失烈门,复以太后命,请迁转朝官。太子道:“大丧未毕,如何即易朝官!且先帝旧臣,岂宜轻动,俟即位后,集宗亲元老会议,方可任贤黜邪。”失烈门惭沮而退。
  于是宫廷内外,颇畏太子英明。独铁木迭儿以太子尚未即真,应乘此报怨复仇,借泄旧恨。当下追溯仇人,第一个是御史中丞杨朵儿只,第二个是前平章政事萧拜住,第三个是上都留守贺巴延,第四个是前御史中丞赵世延,第五个是前中书平章政事李孟。上都距京稍远,不便将贺巴延立逮,赵世延已出为四川平章政事,李孟亦已谢病告归,独杨朵儿只、萧拜住两人,尚在都中供职,遂矫传太后旨,召二人至徽政院,与徽政使失烈门,御史大夫秃秃哈,坐堂鞫问,责他前违太后敕命,应得重罪。杨朵儿只勃然大愤,指铁木迭儿道:“朝廷有御史中丞,本为除奸而设,你蠹国殃民,罪不胜言,恨不即斩你以谢天下!我若违太后旨,先已除奸,你还有今日么?”铁木迭儿闻言,又羞又恼,便顾左右道:“他擅违太后,不法已极,还敢大言无忌,藐视宰辅,这等人应处何刑?”旁有两御史道:“应即正法。”朵儿只唾两御史道:“你等也备员风宪,乃做此狗彘事么?”萧拜住对朵儿只道:“豺狼当道,安问狐狸?我辈今日,不幸遇此,还是死得爽快。只怕他也是一座冰山了!”两御史不禁俯首。
  铁木迭儿怒形于色,顿起身离座,乘马入宫。约二时,即奉敕至徽政院,令将萧拜住、杨朵儿只二人处斩。左右即将二人反翦起来,牵出国门。临刑时,杨朵儿只仰天叹道:“天乎!天乎!我朵儿只赤心报国,不知为何得罪,竟致极刑?”萧拜住也呼天不已。元臣大率信天。
  既就戮,忽然狂飚陡起,沙石飞扬,吓得监刑官魂不附体,飞马逃回。都人士相率叹息,暗暗称冤。
  杨朵儿只妻刘氏,颇饶姿容,铁木迭儿有一家奴,曾与觌面,阴加艳羡,至此禀请铁木迭儿,愿纳为己妇。铁木迭儿即令往取。那家奴大喜过望,赶车径去,至杨宅,假太师命令,胁刘氏赴相府。刘氏垂泪道:“丞相已杀我夫,还要我去何用?”家奴见她泪珠满面,格外怜惜,便涎着脸道:“正为你夫已死,所以丞相怜你,命我来迓,并且将你赏我为妻,你若从我,将来你要什么,管教你快活无忧。”此奴似熟读嫖经。

中国历代通俗演义·长河落日:元史2序言

编辑
古史之美且备者多矣,而元史独多缺憾,非史官之失职也,文献不足征耳。元起朔漠,本乏纪录,开国以后,即略有载籍,而语不雅驯,专属蒙文土语,播绅先生难言之。逮世祖朝,始有实录,相沿至于宁宗,共十有三朝。然在世祖以前,仍多阙略,世祖以后,则往往详于记善,略于惩恶。史为国讳,无足怪也。元亡明兴,洪武二年,得元十三朝实录,命修元史,以李善长为监修,宋濂、王祎为总裁,二月开局,八月书成。惟顺帝一朝,史犹未备。又命儒士欧阳佑等,往北平采遗事。明年二月,重开史局,阅六月书成。颁行后,已有窃窃然滋议者。盖其时距元之亡,第阅二、三年,私家著述,有所闻,无由裒合众说,定异同,观徐一夔与王祎书,谓“考史莫备于日历及起居注,元不置日历,不设起居注,惟中书时政科,遣一文学掾掌之,以事付史馆,即据以修实录,其于史事已多疏略。至顺帝一朝,且无实录可据,唯凭采访以足成之,恐事未必,霞言未必,驯首尾未必贯穿”云云。然则元史之仓卒告成,不克完善,在徐氏已豫知之矣。厥后商辂等续撰《纲目》,薛应旗复作《通鉴》,陈邦瞻又著《纪事本末》,体制不同,而所采事实,不出正史之外,其阙漏固犹昔也。他若《皇元圣武亲征录》,记太祖、太宗事,元秘史亦如之,语仍鄙俚,脱略亦多。《丙子平宋录》,记世祖事,《庚申外史》,记顺帝事,一斑之窥,无补全史。而《元朝名臣事略》,暨《元儒考略》等书,更无论已。自明迄今,又阅两朝,后人所作,可为元史之考证者,惟《蒙鞑备录》、《蒙古源流》及《元史译文证补》等书。《元史译文证补》,出自近年,系清侍郎洪钧所辑,谓从西书辗转译成,其足正元史之阙误者颇多,顾仅至定、宪二宗而止。《蒙鞑备录》及《蒙古源流》亦一秘史类耳。明清二代多宿儒,容有钩隐索沈,独成善本,惜鄙人见闻局隘,未能一一尽窥也。本年春,以橐笔之暇,偶阅东西洋史籍译本,于蒙古西征时,较中史为详;且于四汗分封,及其存亡始末,亦足补中史之阙,倘所谓礼失求野者非耶?不揣谫陋,窃欲融合中西史籍,编成元代野乘以资参考。寻以材力未逮,戏成演义,都六十回。事皆有本,不敢臆造,语则从俗,不欲求深。
词条标签:
文化 出版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