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通俗演义:元史演义

编辑:小号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30 20:11:28
编辑 锁定
《中国历史通俗演义:元史演义》以历史事实为基础,“语皆有本”,同时借鉴章回体演义小说的写法和批注的形式,增添了一些情节与人物性格描写,融历史与文学于一体,“文不尚虚,语惟从俗”,所以在很大程序上取得了思想性、知识性与可读性的统一。
书    名
中国历史通俗演义:元史演义
出版社
中州古籍出版社
页    数
278页
开    本
16
品    牌
中州古籍出版社
作    者
蔡东藩
出版日期
2010年10月1日
语    种
简体中文
ISBN
9787534830914, 7534830915

中国历史通俗演义:元史演义基本介绍

编辑

中国历史通俗演义:元史演义内容简介

《中国历史通俗演义:元史演义》由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

中国历史通俗演义:元史演义作者简介

蔡东藩(1877-l945),幼名椿寿,号东藩,一作东帆,浙江萧山临浦人。20岁前中秀才,清末以优贡生朝考入选,调遣江西省以知县候补,不久即因厌恶官场恶习称病返乡,以从教和行医为生,编著有《中等新论说文范》、《内科临症歌诀》以及《留青别集》、《留青新集》、《风月吟稿》、《写忧草》等文学作品,而能够代表其一生成就、传之久远的,则是“借说部体裁,演历史故事”的《中国历史通俗演义》。

中国历史通俗演义:元史演义图书目录

编辑
第一回 感白光孀姝成孕 劫红颜异儿得妻
  第二回 拥众称尊创始立国 班师奏凯复庆生男
  第三回 女丈夫执旗招叛众 小英雄逃难遇救星
  第四回 追失马幸遇良朋 喜乘龙送归佳耦
  第五回 合浦还珠三军奏凯 穹庐返幕各族投诚
  第六回 帖木真独胜诸部 札木合复兴联军
  第七回 报旧恨重遇丽姊 复前仇叠逢美妇
  第八回 四杰赴援以德报怨 一夫拚命用少胜多
  第九回 责汪罕潜师劫寨 杀脱里恃力兴兵
  第十回 纳忽山孱主亡身 斡难河雄酋称帝
  第十一回 西夏主献女乞和 蒙古军人关耀武
  第十二回 拔中都分兵南略 立继嗣定议西征
  第十三回 回酋投荒窜死孤岛 雄师迫寇穷极遐方
  第十四回 见角端西域班师 破钦察归途丧将
  第十五回 灭西夏庸主覆宗 遭大丧新君嗣统
  第十六回 将帅迭亡乞盟城下 后妃被劫失守都中
  第十七回 南北夹攻完颜赤族 东西遣将蒙古张威
  第十八回 阿鲁思全境被兵 欧罗巴东方受敌
  第十九回 姑妇临朝生暗衅 弟兄佐命立奇功
  第二十回 勤南略赍志告终 据大位改元颁敕
  第二十一回 守襄阳力屈五年 覆压山功成一统
  第二十二回 渔色徇财计臣致乱 表忠流血信国成仁
  第二十三回 征日本全军尽没 讨安南两次无功
  第二十四回 海都汗连兵构衅 乃颜王败走遭擒
  第二十五回 明黜陟权奸伏法 慎战守老将骄兵
  第二十六回 皇孙北返灵玺呈祥 母后西巡台臣匿奏
  第二十七回 得良将北方靖寇 信贪臣南服丧师
  第二十八回 蛮酋成擒妖妇骈戮 藩王人觐牝后通谋
  第二十九回 诛奸慝怀宁嗣位 耽酒色嬖幸盈朝
  第三十回 承兄位诛逐奸邪 重儒臣规行科举
  第三十一回 上弹章劾佞无功 信俭言立储背约
  第三十二回 争位弄兵藩王两败 挟私报怨善类一空
  第三十三回 隆孝养迭呈册宝 泄逆谋立正典刑
  第三十四回 满恶贯奸相伏冥诛 进良言直臣邀主眷
  第三十五回 集党羽显行弑逆 扈銮跸横肆奸淫
  第三十六回 正刑戮众恶骈诛 纵奸盗百官抗议
  第三十七回 众大臣联衔人奏 老平章嫉俗辞官
  第三十八回 信佛法反促寿征 迎藩王人承大统
  第三十九回 大明殿称尊颁敕 太平王杀敌建功
  第四十回 人长城北军败溃 援大都爵帅驰归
  第四十一回 倒刺沙奉宝出降 泰定后别州安置
  第四十二回 四女酬庸同时厘降 二使劝进克日登基
  第四十三回 中逆谋途次暴崩 得御宝驰回御极
  第四十四回 怀妒谋毒死故后 立储君惊遇冤魂
  第四十五回 平全滇诸将班师 避大内皇儿寄养
  第四十六回 得新怀旧人面重逢 纳后为妃天伦志异
  第四十七回 正官方廷臣会议 遵顾命皇侄承宗
  第四十八回 迎嗣皇权相怀疑 遭冥谴太师病逝
  第四十九回 履尊择配后族蒙恩 犯阙称兵豪宗覆祀
  第五十回 辱谏官特权停科举 尊太后变例晋徽称
  第五十一回 妨功害能淫威震主 竭忠报国大义灭亲
  第五十二回 逐太后兼及孤儿 用贤相并征名士
  第五十三回 宠女侍僭加后服 闻母教才罢弹章
  第五十四回 治黄河石人开眼 聚红巾群盗扬镳
  第五十五回 失军心河上弃师 逐盗魁徐州告捷
  第五十六回 番僧授术天子宣淫 嬖侍擅权丞相受祸
  第五十七回 朱元璋濠南起义 董搏霄河北捐躯
  第五十八回 扫强虏志决身歼 弑故主行凶逞暴
  第五十九回 阻内禅左相得罪 人大都逆臣伏诛
  第六十回 群寇荡平明祖即位 顺帝出走元史告终妹

中国历史通俗演义:元史演义文摘

编辑
那老者道:“这山的主人,叫作哂赤伯颜。”都蛙锁豁儿道:“这也罢,但不知你外孙女儿曾否字人?”老者答称尚未,都蛙锁豁儿便为弟求亲。老者约略问了姓氏家居,去对那外孙女儿说明。
  这时候的朵奔巴延,眼睁睁望着美人儿,只望她立刻允许,谁知这美人偏低头无语。故作反笔,妙。寻由老者说了数语,那美人竟脸泛桃花,越觉娇艳,。好一歇,急杀朵奔巴延。方蒙这美人点首。蒙字妙。朵奔巴延喜出望外,不待老者回报,急移步走至老者前,欲向老者行甥舅礼,不意被乃兄伸手拦住,朵奔巴延退了一二步,心中还恨着阿哥。嗣经老者与都蛙锁豁儿说明允意,才由都蛙锁豁儿叫过朵奔巴延谒过老者,复订明迎婚日期,方分手告别。朵奔巴延在途次语兄道:“他既肯把好女儿嫁我,为何今日不缴与我们,恰还要捱延日子?”急色儿。都蛙锁豁儿道:“你不是强盗,难道便抢劫不成!”朵奔巴延才噤口无言。
  过了数天,都蛙锁豁儿捡出鹿皮二张、豹皮二张、狐皮二张、鼠獭皮数张,装入车中,令朵奔巴延着了喜服,率着车辆仆役,至不儿罕山迎婚。自昼至夕,已将美人儿迎回,对天行过夫妇礼,拥人房帏。这一夜的欢娱,不消细述。嗣后一索得男,再索复得男,长子取名布儿古讷特,次子取名伯古讷特。《元史》作布固合塔台及博克多萨勒,《蒙古源流》作伯勒格特依及伯衮德依。两儿尚未长成,不意乃兄都蛙锁豁儿竞一病身亡。
  都蛙锁豁儿生有四子,统是倔强得很,不把那朵奔巴延作亲叔叔般看待。朵奔巴延气愤填胸,带着一妻二子,至兄墓前哭了一场,便往不儿罕山居住。昼逐牲犬,夜对妻孥,倒也快活自由。老天无意做人美,偏偏过了数年,朵奔巴延受了感冒,竟尔卧床不起。临终时,与娇妻爱子诀了永别,又把那善后事宜嘱托那襟夫玛哈赉,一声长叹,奄然逝世了。人人有此结果,何苦贪色贪财。
  朵奔巴延既死,那阿兰郭斡青年寡偶,寂寂家居,免不得独坐神伤,唏嘘终日。幸亏玛哈赉体心着意,时常来往,所有家事一切,尽由他代为筹办,所以阿兰郭斡尚没有什么苦况,做日和尚撞日钟,也觉得破涕为笑了。寓意于微。
  转瞬一年,阿兰郭斡的肚腹居然膨胀起来,俄而越胀越大,某夕,竞产下一男。说也奇怪,所生男子,尚未断乳,阿兰郭斡腹胀如故,又复产了一男。旁人议论纷纷,那阿兰郭斡毫不在意,以生以养,与从前夫在时无异。偏这肚中又要作怪,膨胀十月,又举一男。临产时,祥光满室,觉有神异,乳儿啼声,亦异常人。阿兰郭斡很是欣慰,头生子名不衮哈搭吉,次生子名不固撤儿只,第三子名孛端察儿。蒙古人种目睛多作栗黄色,独孛端察儿灰色目睛,甫越周年,即举止不凡,所以阿兰郭斡格外钟爱。

中国历史通俗演义:元史演义序言

编辑
古史之美且备者多矣,而元史独多缺憾,非史官之失职也,文献不足征耳。元起朔漠,本乏纪录,开国以后,即略有载籍,而语不雅驯,专属蒙文土语,捂绅先生难言之。逮世祖朝,始有实录,相沿至于宁宗,共十有三朝。然在世祖以前,仍多阙略,世祖以后,则往往详于记善,略于惩恶。史为国讳,无足怪也。元亡明兴,洪武二年,得元十三朝实录,命修元史,以李善长为监修,宋濂、王讳为总裁,二月开局,八月书成。惟顺帝一朝,史犹未备。又命儒士欧阳佑等,往北平采遗事。明年二月,重开史局,阅六月书成。颁行后,已有窃窃然滋议者。盖其时距元之亡,第阅二三年,私家著述,鲜有所闻,无由裒合众说,窍定异同,观徐一夔与王棉书,谓:“考史莫备于日历及起居注,元不置日历,不设起居注,惟中书时政科,遣一文学掾掌之,以事付史馆,即据以修实录,其于史事已多疏略。至顺帝一朝,且无实录可据,唯凭采访以足成之,恐事未必,窍言未必,驯首尾未必贯穿”云云。然则元史之仓卒告成,不克完善,在徐氏已豫知之矣。厥后商辂等续撰《纲目》,薛应旗复作《通鉴》,陈邦瞻又着《纪事本末》,体制不同,而所采事实,不出正史之外,其阙漏固犹昔也。他若《皇元圣武亲征录》,记太祖、太宗事,元秘史亦如之,语仍鄙俚,脱略亦多。《丙子平宋录》,记世祖事,《庚申外史》,记顺帝事,一斑之窥,无补全史。而《元朝名臣事略》,暨《元儒考略》等书,更无论已。自明迄今,又阅两朝,后人所作.可为元史之考证者,惟《蒙鞑备录》、《蒙古源流》及《元史译文证补》等书。《元史译文证补》,出自近年,系清侍郎洪钧所辑,谓从西书辗转译成,其足正元史之阙误者颇多,顾仅至定、宪二宗而止。《蒙鞑备录》及《蒙古源流》亦一秘史类耳。明清二代多宿儒,容有钩隐索沈,独成善本,惜鄙人见闻局隘,未能一一尽窥也。本年春,以橐笔之暇,偶阅东西洋史籍译本,于蒙古西征时,较中史为洋;且于四汗分封,及其存亡始末,亦足补中史之阙,倘所谓礼失求野者非耶?不揣谫陋,窃欲融合中西史籍,编成元代野乘以资参考。寻以材力未逮,戏成演义,都六十回。事皆有本,不敢臆造,语则从俗,不欲求深。而于元代先世及深宫轶事、外域异闻,凡正史之所已载者,酌量援引,或详或略;正史之所未载者,则旁征博采,多半演入;茶余酒后,取而阅之,非特足供消遣,抑亦藉广见闻,海内大雅,其毋笑我芜杂乎?是为序。中华民国九年一月古越蔡东帆自识于海上寓庐.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化 历史